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资讯 - 行业新闻

2019年直播元年,深圳门窗家居行业能否抱紧“李佳琦”带货挣钱?

发布时间:2019-8-6 阅读: 44
李佳琦与薇娅的火爆,预示着2019年成为中国直播元年。在抖音、小红书、微信微博上种草,最后在淘宝直播间实现批量转化,完成收割,这已经成为品牌厂家们的共识。不同的只是谁行动更快!
对家居行业的从业者,提起“李佳琦”这个名字,很多人还是一脸懵。
这个清秀可人的27岁男生,是淘宝直播上粉丝数排名第二的当红主播,也是在抖音上近半年迅速蹿升的超级网红。在今年淘宝618的第一天,他在3分钟内卖出了5000单资生堂“红腰子精华”,销售额超过600万。
排名第一的是薇娅一姐。薇娅在过去三年稳扎稳打地成为了淘宝直播一姐。她在2018年完成了27亿的销售额,远超第二名,仅双十一当天她就完成了3.3亿的销售额。即便是“头号网红店主”雪梨和张大奕,在双十一的销售额也达不到这个量级。
李佳琦与薇娅正在争夺直播第一的宝座。今年3月,原本不怎么卖化妆品的薇娅特意策划去韩国做了一场美妆直播,交出了85万单,1亿销售额的成绩单,化妆品装满了12个集装箱发回国内。这把一场卖出3000万流水的李佳琦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李佳琦与薇娅的火爆,预示着2019年成为中国直播元年。
最近一个MCN机构(网红代理机构)爆出的直播网红的收入表,也让世人大跌眼镜,大吐酸水。
2018年,薇娅从品牌商上赚到了大约1.2亿的广告费和佣金,卖自己工厂里的货品利润接近1亿;李佳琦主卖美妆品类,赚得不如薇娅多,但也有“大几千万”。到了2019年,成为全域网红的李佳琦赚的钱水涨船高:一个全案报价150万,包括一条淘宝直播讲解、一条抖音短视频、一条小红书短视频和一条微博,佣金另算。2018年,一共有81名淘宝主播年成交破亿,超过400个直播间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元。从主播的收入也能看到这种效率变化。每月带货100万意味着月入约10万。至于普通主播,据业内人士计算,每天卖出一两百件客单价百元左右的衣服,月收入都有约5万元。

这让杭州的淘宝直播地成为众多怀揣网红梦的人们的“挣钱圣地”。
直播网红带货的出现,正在倒逼供应链的变革。
以服装行业为例。
传统的服装工厂一直是做供应链深度,也就是一个款生产几千上万件,卖成爆款,一年就做这么几个爆款。过去,一个爆款能卖好几个月,而电商新陈代谢的速度已经不允许工厂这样做了。
第一次变革从2016年开始。雪梨和张大奕作为“初代网红电商”的代表,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习惯,也改变了供应链的生产方式。她们基本上每月就能上新一到两次,这就缩短了库存消化的周期——通常一个款式一个月还卖不完,就变成库存了。
第一波由网红推动的供应链变革是,网红在衣服正式上架之前放出预览,在微博与粉丝互动,获知她们的喜好,以此来判断一件款式能消化多少订单后,才向工厂下单。于是,工厂的生产方式由“爆款”模式,变成了“小批量多款式”模式,且具备快速返单的能力。
“柔性供应链”就是这样在中国女装行业实现的。
但当直播时代来临,对“柔性供应链”的速度要求,要比上个时代高得多。
所有女装主播都知道:每天要卖不一样的衣服,否则粉丝会厌倦,会直接影响直播间的数据表现。所以作为供应链,也需要做到相应的响应速度,才有机会获得合作。
网红直播的一件样衣拿过去,如果接单工厂半天做不出来,就不用他们了,反正服装厂多的是。
两代网红的效率差异巨大。在初代网红电商时代,如果一条供应链只给图文网红店主供货,那么一月一次、一次几十款的更新速度便可。而在网红电商直播时代,由于每天都要用新款换掉部分旧款,那在7-10天内要完成整个换新周期,一盘货需要至少300个款左右。
很明显,两者已经不在一个量级。

品牌厂家在这场直播热潮中也趁势入场。
在李佳琦的直播间,15分钟卖出百万元销售不过是寻常事。 品牌厂家们算了一笔账:直播卖货可以以很低的价格走量,销量到了一定程度,商品在淘宝内的自然搜索排名就会大幅提高,相当于省去了过去投钻展的花费。
在抖音、小红书、微信微博上种草,最后在淘宝直播间实现批量转化,完成收割,这已经成为品牌厂家们的共识。不同的只是谁行动更快!
一批新国货飞速崛起,比如完美日记、花西子、赫丽尔斯等,都跟直播能快速带货密切相关。
对于低关注度、低频消费、高客单值、重线下服务的家居企业,特别是定制家居企业,感觉这场直播浪潮离自己貌似还有很远。

24

小时服务热线

0755-2706616

  • 联系微信

  • 微信公众号